人車軼事
1987年夏天的某個黃昏,依照往例,我踩了半個多小時的腳踏車從學校回到家,停在家門前的是一部嶄新的BMW 520i,正充滿狐疑的當下,爸爸露出無比開心的笑容走到我面前,拍著藍色的引擎蓋問我:喜不喜歡?我載你去兜風…。
如果不能心無罣礙,那麼享受孤獨也不會覺得浪漫....
1995年,初次與C124的邂逅。同色系浪板車身烤漆,原廠鋁合金輪圈,與車身同色真皮內裝,無B柱全開式側窗,自動上肩安全帶,核桃木紋飾板……優雅的車身線條,動態移動間更顯質感;歷經二十年歲月,依然令人動容。
1980年代,台灣經濟正值蓬勃發展時期,在各地工業區和加工區的藍領們,大多還是騎著腳踏車穿梭在各廠房與生產線之間,偶有野狼125或光陽風神在上下班途中呼嘯而過,早已令人好生羨慕,更遑論擦身而過的是一台Mercedes-Benz。
如果有來生,我願第一次就與你相遇。
競技,是一種本格,也是一種宿命。 那一夜華燈初上,雪白的身影,劃過一道車尾的紅光,伴隨著低垂的夜幕與咆嘯的引擎聲浪,消失在東區五光十色最燦爛的大道。
終於明白,老爹為何二十三年來始終如一。
如果,你也和我生長在同樣的年代,你將如何讚頌九零年代的美好?
曾經,Celica是妳我生活的一部分。 現在,他是我思念妳最直接的媒介。
一輛極少開的中古E34 M5,相信是許多老車迷眼中的夢幻逸品,但如果原車主開價與一輛全新F10世代的M5價格相當,我想,很多人應該會望之卻步了…
服務香港近半世紀的的士型號—1957Austin A55 Cambridge,早已絕跡香港路面。
第 3 頁,共 6 頁